首页 >新闻

都说如今女少男多结婚男可邻居家那小子隔三差五的换一个女人

2019-11-07 17:17:18 | 来源: 新闻

都说如今女少男多结婚男可邻居家那小子隔三差五的换一个女人

某男温润的眸子看着她,静等某女的下文。丁香在心里盘算着衣服还给他,那末还有剩下的几万块钱呢!这个她上哪里去凑?她现在可是工作也没了还得找工作,本来商量好的和舒蕾搬房子呢!想多了都是泪,算了吧!认栽,舍财免灾嘛反正她已够倒霉的了也不多这一次了!

想想也不怪人家东方宇,人家也就是个小小的司机而已,给老板跑腿的,跟她一样可怜人一枚别让人家帮了忙还感动为难。人家也就是嘴上那末说说而已,老板的钱也是钱嘛!而且更加丢人现眼的是她昨天下午还把人家误认为是那种人呢!呃~别再想了想多了都是丢脸的节凑,总之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帮她了,不然她昨晚指不定感冒发烧死在狂风暴雨之中都是有可能的了。

一番安慰后,丁香咬了咬唇,道:“那个~你等下我进去把衣服换下来~还您,先把住店的1万块钱还给您,剩下的钱您先给老板说说~等我过几天还您可以吗?”说着她在包包里翻出了身份证,道:“这是我的身份证和学历证您要是不放心我下楼给您复印一份压着可以吧?”

东方宇勾着蔷薇色的薄唇,“这个,可以有。”闻听此言,丁香喜笑颜开,某男却在脑子里掐算着自己的算盘。

接下来他又说:“也不行~”丁香的脸色随着他的语速在变幻着阴晴。

看着她的小脸儿来回各种表情的变化着,东方宇收起玩性,道:“不过~美女,我这会儿快饿死了,昨晚~差点折腾死我了,你赶紧请我吃个早点吧?”

丁香突然瞪着大大的瞳孔,“什-么~?难道她身上的衣服是他给她换上的,不是吧?”她紧紧拽着身上的裙子,死死瞪着他。

东方宇“咳咳”两声,道:“走吧?我可是真饿了,你~难道不饿吗?昨晚吐了那么多。”

此时的丁香哪里转的过这么大个弯儿,她脸红到脖子根,死死地瞪着东方宇。

东方宇眸子1眯,温润的能滴出水的声音,道:“怎么了?你可别告诉我你也没钱请我吃早点?那咱俩今天都得饿死了。”

她咬下牙,“昨晚怎么回事?”以她学医的经验肯定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但是~从外面的房间到里面的房间而且睡裙都是换过的。再说这偌大个房间就他们两人。

东方宇看着她那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一本正经道:“这里的女侍者给你换的。”他还特地把女侍者三个字咬得极重,生怕她又有甚么猜想。

丁香的嘴角微微翘了翘,又很快道:“真得?”

东方宇点点头,“真得,现在可以吃早餐了吗?”

丁香连忙点头回答道:“可以了可以了,您喜欢吃什么我请你?”丁香在心里想着,看来还是有好心人的嘛!而且好人都悲催呐!怎样他比她还悲催呢竟然连早餐都吃不起?这下她的心情仿佛好多了,整个人也不那么拧巴了,估计是人性的本能吧?心里平衡了主要是这个原因。

东方宇本来想去个贵点的地方逗她玩玩儿呢!不过一想可别把她给吓住了,再说这丫头此刻身体应当难受的要死只不过是这儿硬撑着呢!好吧还是把主动权抛给她来选吧!

东方宇好市民的口气,道:“美女住哪里?我送你一程,刚好在你家附近~找个你熟悉的地方请我吃个早点。还有啊,你不是要给老板还衣服和钱吗?恰好一举3得,你说呢?”

呃~这小小的司机做事说话都斟酌的这么周到,想象那身后的老板不知有多么利害呢?!

丁香点头,道:“那,好吧!城北地铁出口再往北再往西的城中村~”

丁香拎上自己的衣物,问东方宇,“你不着急着上班吗?”

东方宇,“嗨!”1声,道:“我一个小司机能上个甚么班,老板上班的时候就是我休息的时候。”

丁香清清楚楚的听到他是个司机,原来和她猜想的差不多,这才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道:“你们老板真好!”

东方宇点点头跟在她的身后,“嗯。”一声道:“确实挺好的。”嘴角抽的跟得了羊癫疯似的。

出了房门,丁香这才发现传说中的紫金山,并不是那种金碧辉煌的奢华型风格,而是古典、雅致、宁静的舒适和放松型的装璜风,跟刚才的房间如出一辙。她在心里对紫金山的老板膜拜了一番,难怪紫金山在柳市能和奥斯丁、香格里拉相媲美!

突然身子一轻被东方宇扣住手段扯进了总裁专用电梯,丁香一进电梯就甩开他的手,惊骇的躲到了电梯的角落里。由因而三楼,很快电梯“叮”一声就到了底下车库。

东方宇晃了下车钥匙,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道:“上车。”每个动作都很到位但都很快好像很着急的模样。

丁香低头坐了进去,抬头浅笑,道:“谢谢!”

东方宇绕到驾驶座,发动引擎一路向着城北方向疾驰而去。

丁香坐下之前将长发全部捋到前面朝着一边垂下,在系好安全带。从东方宇的余光里撇过去像是一抹静默的泼墨画,没有任何的雕饰和浓重的胭脂粉末香水,和化学合成物的味道。

东方宇稳稳地开着车子,丁香静默的斜倚着车窗双手紧紧抱着,紧紧咬着那两瓣儿樱桃般的柔唇,长长的睫毛微微底敛着,能感觉到她在极力隐忍着某种不舒服!

十字路口红灯亮起,东方宇缓缓停下车子侧过脸看到某女看着车窗外,一脸落寞的在发愣。

他伸手拿过她腿上的身份证和学历证,蔷薇色薄唇一抿,丁香,柳市A区人,二十五岁,柳市医学院研究生学历证书!绿灯亮起,某人好像没发现证件被人拿走。

东方宇一脚油门,顺手将证件放到了左侧的车壁夹层里。

丁香看着行色匆忙赶公交和地铁的上班族,有人边走边吃着早餐,有的行色匆匆还在喝着豆浆稀饭。丁香突然笑了,她今天好像不用这么狼狈了看来平时的自己就是这个模样的。突然邹眉拍了把脑门,失踪这么久舒蕾不会急死了吧?再次翻出手机,这才想起手机没电了该死没电了。

丁香的一举一动,某人的余光掌握得一清二楚。她焦急的邹着眉心,道:“那个,你开快点好吗?”

东方宇薄唇一抿沉声,道:“现在是上班高峰期快不了,怎么了,有急事?”

丁香想一想也是,就“哦~”一声,道:“没事,你随便开好了。”

很快车子到达了城北的最西北边,东方宇的车子停在了几栋新开发的高层魔方大楼前,道:“是这里吗?”

丁香回神,“是,就在那栋高层的后面进去还有很远呢!”说着她就拉开车门,道:“你等下,我到那个ATM机给您取钱。”

东方宇吁口气,道:“你,要是不方便就回头和衣服一起还吧?不急~”

其实一万块钱,对东方宇来说就是偶尔的一次长假中的一场聚会的事儿,但对工作了还不到一年的丁香来讲那就是很大的一笔钱。那是她省吃省喝勤俭下来的一点救急的积蓄。

丁香扒着车门,道:“那,你给老板怎样交差呀?”

东方宇细长的手指放在嘴唇上,沉声道:“没事,我们老板,人挺好的我就说我自己用了,回头发工资给补上就行了。”

丁香嘴角抽了抽,呃,什么公司居然如此人道?!

东方宇决定转换话题否则露馅儿了,他转过身故意一个邪笑,道:“美女怎样称呼?”

丁香抬头看了看他,道:“丁香,紫丁香的丁,紫丁香的香。”

“丁-香,紫丁香~好名字。”东方宇说道。

丁香抿嘴1笑,道:“一个称呼而已,你吃甚么?”

东方宇下车看了看那些魔法建筑,道:“到了你的地盘上了固然是你说了算,你说吧,请我吃甚么?”那副悠哉的神情像是在说反正我帮了你这么大个忙你看着办吧?

丁香一想他们住的那个小巷子吧!脏兮兮的不说车子还开不进去的,即使开进去还得倒着出来,在外面的高层下吃吧~又觉得好贵!

东方宇看着她不断变换的表情,道:“走吧!领路。”

丁香就一路踩着蚂蚁步心里还在七上八下,不过此人看着也不像是个坏人?得,打住哪个坏人的脸上写字呢!好吧别神经了。

七拐八拐终于到了那一片纷乱错落的民房棚户区。那里是柳市这座美丽的大都市惟独还没来得及拆除改造的贫民区。周围是高楼林立的魔方大楼,丁香就是生活在这样的夹缝里的一群社会最底层的年轻人之一。

丁香在狭窄悠久的巷口要了三份早饭就是三个菜荚膜三份豆浆。她的穿着太过扎眼是身边“嘎吱嘎吱”蹬着三轮车的大叔大婶们不断地回头观望。背着包包骑着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的年轻人也对她投去了嘲讽的眼神。就是啊住在那种地方居然穿着三万块的衣服,虽然那些人也不知道这衣服多少钱,但是丁香知道啊!甭提有多别扭呢!

丁香看着那些油腻腻的早点和卖早点的大叔大婶们黑乎乎的油手,再偷偷瞄了眼东方宇,他好像并没什么反应?她松了口气。

“咕噜~”丁香咽口唾沫,用胳膊肘捅了捅东方宇,低声,道:“要不去外面那个西餐店吃蛋糕吧?”

东方宇唇角一翘,道:“不用,就吃这个,挺好的。”说着他把那掉了一层不知道甚么色彩的凳子和桌子狠劲地擦,都快把人家那粗糙的比他家洗手间的手纸还要粗糙的餐巾纸都快给擦完了。

本文未完,后续内容请添+关注微信公众号 kanshu39 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 144 就可以看到全本书籍

(注意:不是在评论里面回复数字)

吃威尔刚

印度九神油

吃伟哥能治早泄吗 吃伟哥能治疗早泄吗?

印度神油英语翻译

猜你喜欢